背景

身為關稅與貿易程序現代化的全球企業,McAfee 對報關與貿易流程的現代化提供鼎力支援。 我們仰賴快速、節省成本及最低負擔的能力,將產品運送至世界各地。 McAfee 深信自由貿易協議 (FTA) 的強大效益,不僅開放了外國市場,並為美國企業提供公平競爭的環境。 同樣地,McAfee 支持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NAFTA),因為其對於美國產業與整體就業率成長的競爭力具有正面影響。

美國自由貿易協定 (FTA) 現有 20 名合作夥伴, 儘管由美國製造產品出口的近半數都是由該些合作夥伴所購買,此數量仍僅占全球經濟不到 10%。 根據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的資料顯示,較開放的貿易制度,能使美國人民本來應有的實際收入提升 9%。 相較其他工作,出口相關的工作收入平均提升 18%。

美國政府應談判更多自由貿易協定、保護現有的自由貿易協定,並頒布貿易促進授權法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制度健全與常態實施的自由貿易協定,能夠減少並排除阻礙美國企業發展的貿易障礙。

對 McAfee 的重要性

最初談判的現有貿易協定,使得網路安全成為全球經濟的中堅力量。 2018 年全球的網路安全費用支出預計可達 1,000 億美元以上,2020 年更可成長至 1,700 億美元以上。 北美地區為最大的網路安全市場,提供各式各樣的相關產業產品,其中更以美國占最大宗。 美國網路安全產業亦為薪資優渥工作的重要來源,而且解決國內網路安全勞動力短缺之問題為國家的優先要務。

該產業的規模、活躍性及優先順序程度,應列為美國貿易協定和策略的一部份。 退動與簡化網路安全產品和服務的國際貿易,將可帶動產業持續成長、提升網路安全領域的就業率,和鞏固美國在安全市場中的競爭力與領導地位。

過度寬泛的國際網路安全規範,可能會讓美國企業居於劣勢。 解決以上問題的唯一方式,是在未來談判貿易協定時,於各個合作對象間推動發展與組成自發性的網路風險管理架構。 網路安全市場的成熟度,以及網路安全保護的強度和複雜度,均依據北美國家/地區而有所不同。 針對全面性的網路安全原則架構進行廣泛結盟,將可協助合作對象間達成相同的網路安全目標、制訂安全性投資情報決策、使服務供應商維持一致標準,以及促進北美網路安全市場的整體成熟度。

要點

談判更多自由貿易協定 (FTA)

美國政府應談判更多自由貿易協定,以及保護現有的自由貿易協定。 制度健全與常態實施的自由貿易協定,能夠減少並排除阻礙美國企業發展的貿易障礙。 常態實施的自由貿易協定,能夠減少並排除阻礙美國企業發展的貿易屏障。 透過更多自由貿易的談判,美國政府將不需要為了滿足進入市場條件,而在該國境內發展當地研發、智慧財產及製造產業。 以上措施將使美國競爭力備受挑戰,全球貿易每年將可能損失超過 900 億美元,科技產業的創新發展可能受到重創。

 

頒布貿易促進授權法

McAfee 認為美國政府應頒布貿易促進授權法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簡稱 TPA)。 TPA 不僅可促進美國就業率成長,還可讓美國更具國際競爭力。 藉由修訂 TPA,我們將可在訴求更強烈的協議時,確保全球合作夥伴瞭解美國談判人員之決策均獲得國會支持。 如此將可讓我們在全球經濟市場上具備絕佳競爭力,同時平衡國營企業與私人企業的競爭環境。 此外,高標準的協議將可促使未簽署美國貿易協定的國家/地區提升自我標準,協助美國企業與員工更具全球競爭力。

 

免除資訊與通訊技術 (ICT) 關稅

世界貿易組織 (WTO) 資訊科技協定 (ITA) 於 1996 年頒布,其中涵蓋多項高科技產品。 如今,該協定涵蓋 82 個參與國家/地區,約占 IT 產品全球貿易的 97%。 美國政府應持續延長 WTO ITA 的零關稅制度,使美國科技產業龍頭獲得最大受益。 McAfee 認為關稅為報關手續時的多餘障礙,可能會影響支持購買較易通關之產品的決策,因此降低關稅將可使其獲益。

 

支持未來談判協定時推動數位商品網路安全風險管理

舊版的現有貿易協定 (例如 NAFTA) 之內容多未提及以上協定所涵蓋之數位商品與服務的網路安全層面項目。 過度寬泛的國際網路安全規範,可能會造成美國企業處於競爭劣勢。 為促使解決以上問題,我們誠摯呼籲美國 貿易代表署 (U.S. Trade Representative,簡稱 USTR) 在未來談判貿易協定時,推動組成自發性的網路風險管理架構,例如 NIST 網路安全架構。